中华陶瓷大师联盟网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 新浪微博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动态 >

周晓冰的浪漫主义——《时空留韵》展览观后感

时间:2013-05-17 15:55来源:www.china-maacc.com 作者:乔艳红 点击:
      2012年末,很荣幸为周晓冰先生主持了他在上海举办的《时空留韵》色釉纸本系列个人展览,也有幸借此机会仔细品读观赏了他众多精彩作品。此文算是一个普通观者浅显的观后感受,也是一位朋友对晓冰先生其人其作的一点浅解。




 
       “冰”字,与晓冰先生关联的,不仅有名字的含义,亦是他外表初始给人的印象。看晓冰先生走路的步态,总是重重的,不知是否他头脑中背负太多的缘故。晓冰先生的表情不苟言笑,眼神也似乎缺乏灵动,一副严肃不可亲的样子,只在交往言谈中,才能惊觉他的细腻与热情。而他的作品,会在瞬间让人感受到激情的涌动和生命的能量。所以,冰与火,是晓冰先生的外表与内心;冰与火,亦是他个人和他作品的气质。
      虽然认识很多艺术家朋友,但鲜有人会如此描述自己的创作状态,“一幅作品创作下来,有一种大汗淋漓,筋疲力尽,生命透支的感受”。让人更觉得艺术家的作品真是与生命相关联,不仅是他生命的记录,也是他的灵与肉的一次巨大消耗。这种求艺状态的过分的执著,过分的投入,过分的辛劳,是晓冰先生的一种存在方式,也化作一种气质显现于他的作品中。
      所以,面对他,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来表述他以生命对待艺术的态度,思来想去,觉得“浪漫主义”倒有几分恰如其分。“浪漫”这个字眼的高频率使用使它有点儿甜俗;且它总与爱情靠得太紧,使得听到它的感受变得有些轻盈缥缈。而我将“浪漫主义”这个词用在晓冰先生身上,绝非此意,却是欧洲19世纪初期的“浪漫主义”,虽然对“浪漫主义”一直无法有精准的定义,但其所追寻的价值观念是大家所认同的,正如夏尔·波德莱尔所说,“浪漫主义既不是随兴的取材、也不是强调完全的精确,而是位于两者的中间点,随着感觉而走。”在观赏晓冰先生的作品时会觉得这句话有极为契合。直觉、想像力和感觉,可能是观看他的作品时,很需要具有的一种感受和欣赏态度。
“      浪漫主义”所赋予的生命的传奇色彩,在两百年前就已激动过无数文人、艺术家的心。虽然,今天已经无法复制英国诗人拜伦为希腊而战,并献出生命所具有的极度浪漫主义,但是,面对生命形态的颠簸起伏,在巨大压力的挑战下,如何笃定地坚持自我的信念,并勇往直前,无论是对于个人的生命形态还是艺术创作状态,晓冰先生一直在践行。
晓冰先生的作品个性鲜明,明暗强烈,笔法奔放,纸本作品中洋溢着陶瓷釉色的流变和如火焰萃取的生命形态,厚重丰富的色彩会吸引你的眼睛去捕捉更加深入的笔墨气息,否则,似乎就难以看到那深藏的艺术家的暗语。
     与晓冰先生的作品对视,色彩与线条会带着音乐的律动飞入你的眼中与心底,所以,喜欢音乐的观者一定会自然地获此信息,并会猜测到晓冰先生也必是一个爱音乐和熟悉音乐语言的人。
艺术家在创作时喜欢听音乐者不乏其人,但会演奏乐器,懂得音乐,甚至常以音乐词汇为自己的绘画作品命名的就不多见了。在周晓冰先生纸本彩墨画中,《德沃夏克新大陆交响曲乐章》、《恒古的泛音》、《记忆拉赫玛尼诺夫降A大调交响曲》、《线的韵律》、《舞动的节奏》……似乎已经不仅仅停留在纸本,它们会带着音乐所特有的空间的流动性与立体感,环绕观者左右。
     晓冰先生说,他创作时总是离不开音乐,德沃夏克的交响乐是他的钟爱。安托宁·德沃夏克在交响乐的大师行列中,是一位极具特色的民族乐派代表人物,对他的作品的特殊喜爱,不知是否与晓冰先生的艺术追求有关。因为在晓冰先生或抽象、或写意、或质朴、或现代的作品中,一直饱含着他对传统、对地域文化、对现代生活相融共生的思考与追求,无论如何表现,无论载体如何,他似乎一直都试图紧紧抓牢传统文化的根,那也是他创作的本源动力。
     同样的手指、同样的眼睛、同样的灵魂,既可以使钢琴键在指尖跳跃,即兴弹奏激荡他心灵的旋律;也可以执掌陶土与笔墨色彩,使情绪喷薄而出,成就激发他生命状态的绘画与陶艺作品。这是周晓冰先生的与众不同之处,每一片泥土的塑造和每一笔色彩的诞生过程与作品完成后的状态都带有一种特殊的旋律和节奏,一种音乐所特有的赋予生命个体的感受蕴含其中。
虽然不是陶瓷学院的科班生,晓冰先生对陶瓷的热爱依然表现得热烈与执拗。在不间断地创作之余,自己还主编出版《西部陶瓷》杂志,孜孜以求的态度使得他近年的陶艺作品总是让人刮目相看。纸本与油画的优势在瓷器与陶艺上不断演绎,而他独特视角的审美也造就了不一样的西部陶艺风格的周晓冰。简练的线条表现得原始而现代,厚重流变的色彩倾诉着质朴而虔诚的向往,不是闲情逸致的表达,却是深情凝重中喷涌着如火的激情。
      《时空留韵》,主题本身一定蕴含着晓冰先生的艺术取向和文化语境,但这四个字何尝不是他自我生命的写照?生命光阴流转于纸本、油画、陶艺的创作中, 必有他溢彩纷呈的快乐,亦有他坚守与追求中的激动与辛劳。
      编者按:此文由《边缘》杂志副主编乔艳红于2013年3月在北京撰就,所附图片由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周晓冰提供。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