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陶瓷大师联盟网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 新浪微博 

一块石头的可能性

时间:2020-04-02 22:4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1:



《形式之美》系列 -2015

编者按:第一次见到洪美连,就对她身上不自觉散发的朴实和真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在看到她的作品后,更会惊叹于其瘦小的体内竟爆发着如此强大的能量。记忆中,她不是在积极筹备各种大小展览,就是奋战在作品的制作现场,从青春岁月的学生时代到为人师表的职业生涯,关于“做陶”,美连一直从未停歇过脚步,这两个字对她来说,不仅是一个词,更是一个方向,一个领域,以及,一个坚实的落脚点。




洪美连
2014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本科)
2017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研究生)
2017 至今 任教于华北理工大学艺术学院


洪美连:浅谈我的赏石创作之路

中国传统赏石文化自魏晋开始初具雏形,后在历代文人的参与下逐渐发展壮大。作为传统文人精神的象征,古典赏石常以诗、词、书、画的形式出现在我国传统文学和艺术领域,构建起中国独特的赏石文化体系。而在当代艺术中也不乏以“赏石”为表现题材的雕塑、绘画、陶艺等艺术形式的探索。传统赏石文化为当下艺术家们提供创作灵感和文化支撑的同时,也在当代艺术中获得新生。

我第一次尝试以赏石为题的陶艺创作是本科毕设作品《对话·空间》系列。毕设给了我一个自我总结、梳理和完善的机会,期间确定的赏石题材也成为我研究生阶段以及后期持续创作的内容。在这个过程中,我在赏石艺术的形式与内容之间探索徘徊,试图用自己的语言找到他们最佳的契合点。

《对话·空间》系列作品的创作主要表现赏石极具抽象意味的形式特征,在作品趋向于几何形态的简洁造型中,融入线条的节奏韵律和孔洞的虚实变幻。作品整体保留了古典赏石的意象特征,但在细节的处理上,依然能看出我个人对赏石文化、空间环境以及材料本身的理解、认知和创造。

《石·色》系列-2016



 
任何创作都离不开技术的支撑,但技术的掌握是为了更好地实现艺术创作,过多的关注技巧就容易使创作变得枯燥而乏味,作品容易关注表象而缺乏内容。通过毕设创作的锻炼,我对材料和工艺逐渐熟悉,相同类型的创作也变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但同时也陷入了另一个困境,单纯的形式解构与重组已经变得了无生趣,我也意识到这样的创作除了作品数量上的增加并无太大的意义,是继续重复还是勇于突破?我觉得我该寻找新的可能。

施旭升先生在《艺术即意象》中说道,“‘形象’的创造,一方面离不开现实的客观事实的‘表象’,一方面还离不开艺术家主观的‘心象’。而‘意象’更应该是一种融合了‘表象’和‘心象’的主体心灵的产物;它既是心灵体验性的,也是符号表现性的;所以,审美意象不是简单的‘摹象’,而是一种审美的创造,是艺术主体(包括艺术家和鉴赏者)情感凝铸的结果”。在当代艺术语境中,以传统赏石为题的创作不再是得之自然、发乎自然,而是在艺术家个性化的参与下,从观念、形式、材质与色彩上对其进行整体或局部的解构和重建。因此,在《石镜》、《石·色》、《孔洞·虚实》三组作品的创作中,我尝试用不同的材料、工艺和形式来表达我对中国传统赏石文化的认识,试图通过形式的重建,传达出作品的意境与精神。

在《石镜》系列作品的创作中,我试图打破人们对山石形态的惯有认知,给观者一个重新认识山石存在方式的角度。通过钢筋的支撑,让作品可以脱离底座,上升至观者的视线之上,形成视觉上的漂浮感,玲珑婉转的造型和光影的虚实错落,为观者营造一个安静、空灵、悠然、飘逸的审美空间。这是古人赋予赏石的清逸与浪漫,也是我想要注入作品中的意趣和情感。
 





 
我常常惊叹于太湖石孔洞之间美妙的构成形式,千百年间水与石的交融才造就了我们眼前的鬼斧神工,这种看似简单却妙不可言的空间关系让我着迷。此前所作《对话·空间》和《石镜》系列形式与内容都趋向于对传统赏石文化的较为完整的表达和再现。而在《孔洞·虚实》系列作品的创作中,我试图截取、突出太湖石石体迂迥曲折、虚实交错的孔洞形态。将石体局部抽离概括再重新组合,以飘逸婉转的线条表现水的灵秀与韵律,虚实叠加的孔洞表现太湖石体中巧妙的空间变幻,将“水”与“石”千百年间相互作用的结果通过抽象的形式呈现出来。局部元素的提取和运用使得创作的空间更加灵活和自由,也留给观者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石镜》系列-2017


 

 除对古典赏石形态的提取之外,我又开始尝试改变作品形式和创作视角来探索赏石题材创作的可能性,用更加简洁现代的形态来表达我所认知的赏石文化,由此创作了《石·色》系列。此系列作品通过更加简洁纯粹的造型,突出形态的张力、空间的虚实关系以及材质、工艺的美感。简洁的造型中融入形体和空间的微妙变化,通过表面肌理的处理,让原本坚硬的材料呈现出绵柔的质感,乐烧的过程赋予作品更加丰富而细腻的色彩,自然开裂的痕迹让原本圆润饱满的形态变得更加刚劲有力,传达出一种“滴水穿石”般柔软而坚毅的力量。

石与自然和人的关系是我在创作过程中一直思考的问题。在传统赏石文化中,人与石的联结既是主动的也是被动的。主动在于人对赏石意境的主观创造,被动在于赏石的形态在被人为拣选之前就已定型,人对石所生发的全部联想,都基于眼前客观现实的形态。在《石相》系列作品中,我想把这种“被动”通过艺术的形式变成更具主观性的创造。我通过随机的方法得到一个个陌生的、偶发的形态,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我个人的创作。泥块断面的肌理与石头表面极其相似,如同岩石未被雨水打磨一样粗犷而有力量,而我在作品局部设计的孔洞形态,则更像是石块在大自然作用下的结果,就连创作的过程,我的行为与自然之力也有着某种相似性。我将这种自然而粗犷的肌理与人为的孔洞形态结合起来,形成一种形式和质感的对比,一种自然与外力的平衡,同时也是作者与作品之间的对话。在我拣 选他们的那一刻开始,我便与作品建立了交流和联系,直到作品完成,我们从陌生变得熟悉,最后成为一个整体。

从2014年至今,关于赏石题材的陶艺创作我已持续了五年。关于同一个题材的深入和突破往往比开始另一个新题材的创作显得更加困难,但我依然选择继续和坚持。因为我想知道同一个主题,我的创作究竟能达到多少种可能性,我又能赋予一块石头怎样全新的面貌和精神?我想,这样的尝试,应该继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