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陶瓷大师联盟网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 新浪微博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华大师联盟 > 联盟活动 >

【相约法国季】失传1500年的翡翠青瓷将神秘亮相法国卢浮宫非遗展!

时间:2016-10-31 11:21来源:www.china-maacc.com 作者:中华陶瓷大师联盟网 点击:
        Big Bang!!!参加2016年法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的小伙伴有福利了,来自中国台湾的陶瓷艺术家何志隆将要献上失传1500年的神秘大作哦!想知详情,要关注!
 
      最近有幸见到一件出自宝岛台湾的青瓷作品,心想终于有些“新”东西诞生了,十分欣喜,兴奋。此件青瓷与北方的耀州青瓷相比,少了些人工的雕琢,多了些釉色自然冰裂开片的变化;与南方的龙泉青瓷相比,少了些皇家的庄严,多了些自然空灵的生动 ...... 真是一件有着独特魅力的青瓷作品。
 
      这种青瓷名为“翡翠青瓷”。“翡翠”二字用得极其妙哉,把这种青瓷最为突出的个性生动地提炼了出来,多层次的冰裂釉色配合光线的照射,那种钻石般的灵气呼之欲出,宛然就是上 苍所拥有的圣物,可遇不可求。日前,就有一件翡翠青瓷拿到 了进入故宫博物院的“金牌”,何志隆成为被故宫博物院永久收藏当代陶瓷艺术品的首位陶瓷艺术家,这是 2009 年在台湾泰源幽谷创建以柴烧为名的“志窑”时,完全没有想过的成就。
 
 
(一)冰裂的釉色
 
      从原始青瓷到而今的翡翠青瓷,青瓷在单色釉中,是备受推崇的釉色,这无疑与青色是千百年来华夏民族审美心理的重要符号之一的事实息息相关。例如荀子所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记载,顾恺之《画云台山记》中对画面“凡天及水色尽用空青”的要求,青色诠释了我们民族文化和民族性格中阴柔、含蓄的风格。古有原始青瓷、宋代青瓷,今有翡翠青瓷。
      翡翠青瓷无疑是在数千年中国文化的润泽之下,脱颖而出的。这就让我们有了说道一下的理由,为何翡翠青瓷有些意思,因为它有强大的基因背景,又有好的传承,更有浓浓的人情味,关键让人愿意去和它建立联系,进而影响人的自身品格塑造。翡翠青瓷最令人兴奋之处在于它的釉色之美。古代原始青釉或哥釉的冰裂纹样只有一两层冰裂釉面的效果,何志隆烧出了多层釉面冰裂的层叠累加效果。在很厚的玻璃般青釉面上,可看到不同层次的冰层裂纹,通透、繁密,色泽纹样格外绚丽。玻璃釉面厚重且裂纹绚丽,层层晶莹剔透,似层层坚冰被打裂般深邃。局部会出现明亮剔透的冒汗釉滴,成就了自然上釉的趣味,色泽如云似苔,碧绿清澄。有学者认为这就是源自汉唐灰釉青瓷的血脉延续,是把老祖宗遗失了 1500 年的技艺找到了,恰巧的是选中他来完成,因此,他自然流露于人前的情感便是感恩,是惜福。但事实上,何志隆翡翠青瓷的样貌特质即是断代以来的一项革命性突破。
 
 
(二)神奇的木柴
 
      何志隆先生把翡翠青瓷称之为“木头的舍利子”,一个好听的名字,里面充满了神圣、神秘、历练、虔诚、故事。何志隆先生说他信奉上帝,他尊重上苍馈赠的最原始最自然的物质材料、方式方法,例如泥土、木柴、火、柴烧。为了表示对上帝的尊重,他做瓷器用最自然的方式去做,或者说上帝拣选什么他就接受什么。就像烧制瓷器用的木材,不是砍伐有生命的树木获得,而是台风过后打捞而起的漂浮木,在一种顺应自然的前提之下,融合自身的智慧开启瓷器的造物之旅。各种树种的木材混杂在一起,被送进窑炉之中,各自使出浑身解数,完成人生的终极一战,它们的灰飞烟灭换取了不同树种的油脂和灰分,幻化成坯胎上层层生动的冰裂釉色。约在汉、唐两代开始研发矿石釉,因其釉料烧制过程容易掌控,用植物灰釉的陶师们逐渐转向为矿石釉料,遂使珍贵而烧制难度高的植物灰釉柴烧鲜少为人问津,几乎进入历史断层阶段,而这一断就是 1500年。何志隆认为青瓷是中国文化的根,而寻的灰釉青瓷更是青瓷的起源,意义重大。
      何志隆先生早期用别人的窑所烧出的作品,只有迎火面有光泽,而背火面则没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思量着,为什么植物灰釉不能全部满釉?于是决定自己盖窑,希望能烧出 360 度的满釉青瓷。两年当中他拆掉或修改自己的窑总共 13 次,让他慢慢的体会到,“火候与时间的控制”是决定能否成功的主要因素。多年来他逐渐证明了自己的想法,于是植物灰釉逐渐由局部,到上满全部的胚体,釉色也从刚开始的暗绿逐渐转向明朗的翠绿。曾经他因为烧窑而变得贫困不堪,是太太背着他卖掉老家福建的房子支持他继续去完成他的梦想,不容易。
 
 
      按照何志隆先生对翡翠青瓷烧制的秘诀作为一句话的总结,“不上釉的土坯入窑,通过高温熔融之方式,由自然落体的方式将窑内灰烬逐层敷叠于液化的坯体表层,无数天之后满釉出窑。期间需要精准的数据估算及详熟的冷却温控,才能催生清透、色感丰富的翡翠外衣,这或许是柴烧技法的一大突破吧!”翡翠青瓷烧成,其中关键的因素便是木柴。翡翠青瓷完全是由木柴烧制而成,普通柴烧的质朴,雅致的气质在翡翠青瓷上依稀可见。但翡翠青瓷与普通柴烧有着很大的差异性:
      ①翡翠青瓷不追求匣钵柴烧的洁净无尘,不是简单的把植物的灰作为釉药涂抹到坯体上,也不是无意识的随火焰的流动而获得局部挂釉和火纹效果。②翡翠青瓷利用窑的温差导流结构,反复把热量带入作品室,热上釉。③自然落灰上釉法,反复挂釉,通体挂釉,形成复层冰裂效果。
      ④烧制时间足足持续半个月时间,近 400 多小时,烧掉 40多吨的木柴。烧制时间长,便是成就翡翠青瓷“冰种”效果的关键所在。
 
(三)大象无形的真谛
 
      《道德经》洋洋洒洒五千余字,对造器者来说最有借鉴意义,令人有自勉功效的莫过于“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十六个字。何志隆这个人,有点古味,虔诚地遵循着老祖宗的教诲,在文化寻根这条陶瓷探寻之路上,他算得上大器晚成的一位,做了 20 多年陶器的烧制,2013 年 12 月何志隆在台湾孙中山纪念馆举办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翡翠青瓷个展”,那年,他 54 岁,古代称之为“六九年”。“何志隆”、“翡翠青瓷”才开始有了名气,进入藏家的视野,如台湾知名艺评家刘龙华先生所讲:“何志隆的翡翠青瓷的代表性与象征性备受世人瞩目,乃因他秉持感恩之心,坚持不懈的勤奋,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艺术家风骨”。大器晚成,真是应了老话儿。晚成的过程经历不是每个人都能挺得过来的。
 
 
      我们再来说说出自何志隆之手的翡翠青瓷,乍一看并不抢眼,细品却经得住考究,可谓大象无形的终极诠释。从翡翠青瓷的梅瓶到达摩,出自何志隆之手的形体,惯以简洁流动的线条为主基调,抽离出器物最柔美流动的线条,加以人为的主观感受进行美感的夸张。就拿梅瓶来说,其把梅瓶体态的秀美、俊俏进行局部夸张,把腰线以下拉长,更加突出器物的亭亭玉立,丰满妖娆,底部自然流动堆积,成就稳定敦实之感。简约的型体承载多变流动的釉色,让釉色焕发神秘迷人的诱惑力。此可谓最美梅瓶之一。最惯常以文化传统的形式法则,崇尚自然,简约写意,打造符合世界潮流的形式独特性。那千变万化的流动线条,以及浪漫不拘、自然超凡的绝妙呈现,或许,能触动诗人们文思泉涌的淡淡轻愁。正如那首为作品《流金岁月》而题的诗句:

流金岁月百媚开,
繁星衬月傲云海。
纤柔端庄含婀娜,
前世今生是梅花。
 
      何志隆先生因为一个想法,一份坚持成就了翡翠青瓷——木头的舍利子;因为妻子的爱,丰满了人生的追求;因为翡翠青瓷的文化意义,使得它可以得了耿宝昌老先生的认可,在故宫博物院占一席之地,让“何志隆”三个字得以在历史长河中记载其中。这实则是一种善的轮回,也许是“舍利子”灵性。
 
 
【陶瓷艺术家何志隆先生】
 
何志隆先生将带着他的翡翠青瓷,这样的人间国宝赴法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势必会引起一场惊天动地的“翡翠”效应。
 
 
      法国国际非遗展的其他内容,将在近期陆续报道,敬请关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