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陶瓷大师联盟网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 新浪微博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华大师联盟 > 联盟活动 >

我国古代最后一部官刻汉文佛藏——《清敕修大藏经》的原版刷印品入藏陕西历史博物馆

时间:2019-09-20 09:4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1:

2019年9月17日,北京文物保护基金会名誉理事长、《清敕修大藏经》经版修复保护项目委员会首席专家、总顾问延藏法师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蒋国兴、孟树锋、陈阿金等社会人士,将我国古代最后一部官刻汉文佛藏——《清敕修大藏经》的原版刷印品捐赠给陕西历史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党委书记、馆长强跃向捐赠者颁发了捐赠证书。


陕西历史博物馆党委书记、馆长强跃为中华陶瓷大师联盟执行主席孟树锋先生、副主席蒋国兴先生等
颁发捐赠证书


中华陶瓷大师联盟副主席、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上海领军人物
蒋国兴大师作为捐赠代表激情洋溢致词

大藏经是佛教经典的总集,简称藏经,有多个版本。《清敕修大藏经》,全称《乾隆版大藏经》又称《龙藏》。共收经1669部,7168卷,分作724函,7240册。并以《千字文》编号,始“天”终“机”。雍正十三年(1735)开雕,至乾隆三年(1738)完成,共雕成经版79036块,是我国现存唯一一部大藏经木质经版,极其珍贵。《清敕修大藏经》内容不仅包括佛教经典,还收录了元、明、清历代高僧大德的章疏、论著、语录、史传和目录等,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天文、地理、日常生活等诸多方面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


最初,雕刻完成的经版存放在故宫的武英殿内。打算排版刷印时,考虑到大量工人不方便入宫,经版被请进了北京柏林寺。据史料记载,初刻初刷100部,分存在全国各地的寺院里。之后,经版一直存放在柏林寺里,但数量却开始逐渐减少。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市出版部门决定重新印刷大藏经,并将所有经版都搬到了大兴一处仓库储存。后来,这些经版又先后搬过三五次家,房山的云居寺、十三陵的文物库房都曾留下它的踪迹。历史原因加上自然损坏,这套经版现存69410块,总共遗失了9626块。


2009年,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清敕修大藏经》文物保护项目正式启动,其经版第一次有了现代化专业库房存放,遗失或损坏的经版被全部补齐并修复,同时建立了数字化科学档案。

“本次重新刷印出版,补齐、更正了历次版本的缺失、勘误,该项目在实施过程中,手工抄纸、制墨、刷印、装订等许多环节,均采用中国传统手工艺技术,保证了印刷质量和古朴风格。”据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孟树锋介绍,为找全底板内容,工作委员会先后组织派遣专业人员走访了欧美、东南亚诸国的博物馆、研究院以及国内百余所图书馆、博物馆和寺院等藏书机构,考察搜集并研究整理各地收藏印本的具体数量、目录、年代,反复对比、甄别、筛选,并查阅大量相关的文献、寺志等历史资料。最终,找到并完整补齐了《清敕修大藏经》乾隆初印本的全部底本内容。

全面修复后原版刷印的《清敕修大藏经》,再现了雍乾盛世初雕时的完整风貌,展现佛教的智慧和精神。此次原版刷印的《清敕修大藏经》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正式出版、北京邦普制版印刷有限公司承制,原大原色原样呈现,仅刷印80部。就现在存世佛经官刻经版而言最为完善,其中一些文献资料更是海内孤本。


“此次延藏法师等社会人士将95箱《清敕修大藏经》和三件艺术珍品无偿捐献给陕西历史博物馆,保护了佛教文化遗产,传承了博大精深的中华民族文化,此大爱之举彰显了新时代的文化自觉和公益精神,值得学习与颂扬。”陕西历史博物馆党委副书记、副馆长王炜林表示,近年来,陕西历史博物馆获得了诸多机构和社会人士的捐赠,如唐代铜钹、清代‘昭灵’铭铁券牌位等。这些文物一方面可以丰富博物馆的馆藏,让更多的观众欣赏和了解文物及其承载的文化,另一方面可以使文物得到更好地保护和传承。








捐献部分作品



延藏法師攜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孟樹鋒和耀州窯第六代嫡傳人孟鳴
二0一九年仝製的《耀瓷醍醐灌頂雙壺耳罐》。










蒋国兴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 
龙藏四海 紫砂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